滚动新闻:
首页 >> 拆迁安置

山东金乡63岁男子住院猝死院长称患者憋尿

来源: 时间:2018-09-22 12:30:02

山东金乡63岁男子住院猝死 院长称患者憋尿死

山东金乡县一名村民腰疼、突发高烧,送往医院抢救4个多小时后死亡。是旧病复发,还是救治不当?医患双方各执一词,虽经有关部门调停,耗时一个多月,依然没有结果,患者家属拿着相关材料,向媒体寻求帮助。5月4日,为此专程赶往医患纠纷发生地金乡县进行实地采访。

家属:打着吊瓶猝死 质疑医院诊治不当

据死者老伴张翠平介绍,丈夫张存亮今年63岁,是金乡县马庙乡曹楼村人。2011年3月20日17时30分因腰疼、发烧住进金乡县第一人民医院内分泌科。医生初步诊断为“甲状腺功能亢进症、甲状腺危象”。在住进医院4个多小时后,正在输液的张存亮病情突然急转直下,出现四肢抽搐、呼之不应,后被宣布抢救无效死亡。

死者儿子张耀星说,父亲刚住进医院时,他和其他家属要求进重症监护室,医生告诉他们“不用进监护室”。张耀星说,医生当时根本就没意识到老人病情的严重性,父亲如果住进重症监护室可能就不会这么快离世。

更让他不明白的是,医护人员当时让他自己去买药(普萘洛尔、丙硫氧嘧啶)给父亲吃。“这么大的医院,哪有叫病人家属去买药的?他们连药都没有,怎么治病救人?”张耀星气愤地说。

“在打着吊瓶的时候,护士一句话都不说,突然过来把吊瓶给换了,一会我父亲就不行了。现在我们怀疑他们是用错药造成父亲突然死亡!”张耀星说,他感觉该医院十分不负。

“你看看他们写的病历,上面很多都不属实,这个病历不是我父亲的原始病历。”张耀星提起病历的事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张耀星还告诉,父亲病情危重,金乡县人民医院在老人生命垂危时应下病危通知而没下,以致发生不良后果。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要求医院赔偿六七万块钱不过分吧?”张耀星说。

院方:死者患“甲亢危象” 憋小便憋的突然死亡

当日下午,来到金乡县人民医院。一位工作人员告诉,院长不在办公室。遂拨打该院院长宋昌稳的,表示就此事面谈。宋院长称,自己在北京开会。但他随后就医院与张存亮家属的纠纷作出解释。

宋昌稳告诉,张存亮入院时诊断为甲状腺危象。“甲亢危象”是“甲亢”病中最严重的一种并发症,死亡率高达15%-20%。就此询问宋院长,既然这么危险,为什么病人家属要求病人住进重症监护室而没得到医生许可时。他表示,对于内分泌的疾病在重症监护室不如在内分泌病房治疗,因为内分泌科从诊断到治疗很专业。而在济宁仲裁委金乡办事处仲裁庭,看到金乡县人民医院对此的答辩是“当时病情无需进重症监护室,患者家属也不存在提出进重症监护室之说”。

针对死者家属提出的让其买药一事,宋昌稳说,由于病人入院较晚,摆药站已经下班,故请病人家属到门诊急诊药房购买。病人家属没理解,在急诊药房没买到药就去了医院外面的药店。

就护士突然换吊瓶的事,宋院长解释,护士随时调整输液是正常的。

患者表示“对医院病历不认可,该病历在患者死亡后没有及时拿到,而是第二天上午才拿到的”。 在济宁仲裁委金乡办事处仲裁庭关于医患双方纠纷听证会记录上,看到,医方解释,该院“有病人使用换的液体,第二天上午封存的”。

宋院长告诉,张存亮的死亡与诊疗措施不存在因果关系。医院“有点”,就是在一些小环节上存在问题。“现在他们就抓住医院没下病危通知书这一点了。”

询问张存亮死亡的直接原因,开始时宋院长如此解释:“他是憋小便憋的突然死亡”,但后来又称“他是神经高度紧张诱发的猝死。”

谈到死者家属要求赔偿,宋院长说:“仲裁判定医院给点赔偿,我们是尽点仁义,谁知道他们狮子大开口……”

随后,宋昌稳表示,该院副院长田国良掌握这一纠纷的详情,可以找田院长了解。当找到田院长的办公室时,敲了几次门都无人应答,最后发现门锁着。

儿子:给逝者一个说法

张耀星说,现在说什么也都无法挽回老人的生命了,但给死去的人一个明白、公正的说法,让逝者的亲人得到一点心灵的安慰,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希望看到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