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保险理赔

女子做人流手术身亡丈夫拒尸检称医生应负责

来源: 时间:2018-10-17 16:31:57

女子做人流手术身亡 丈夫拒尸检称医生应负责

别让妻子睡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好吗?   来昆打工的陈永丽留下不满2岁的女儿,躺在医院的手术台上永远地睡去了。

她的丈夫认为是因为主治医生耽误了最佳抢救时间,医生则否认了这样的说法。

如今,她的尸体还在医院的手术台上,丈夫为了讨要一个说法,拒绝签署尸检同意书,拒绝拉走尸体。

或许,对于死者家属来说,真相是目前最重要的;但是,对于死者来说,这样的折腾是不是太残忍了。如果医院一直不给说法,难道就要让心爱的妻子一直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吗?

丈夫,你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民警的建议,我们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是不是应该再为逝者多考虑一下呢?

留下一岁半的女儿,23岁的陈永丽在前晚的清宫手术中,再也没有醒过来。31岁的丈夫普学武面对已经死亡的妻子,拒绝签署尸检同意书,拒绝拉走尸体,坚称要为妻子讨个说法,弄清楚妻子的死因。

丈夫:自己未签字医院就动手术

“前后4个多小时找不到主治医生,耽误了最佳的抢救时间。而且我连字都没签,妻子就被推去做手术。”普学武伤心地告诉,他们都是楚雄市姚安县人,夫妻俩带着女儿来昆打工,住在民航路附近。前日凌晨5时30分许,妻子上厕所时突然晕倒,并且下身出血。他发现后,用热水帮妻子焐了一下,并替妻子擦净身子后,将妻子送到昆明市第三人民医院救治。

上午8时30分,普学武的嫂子等家属来到昆明。

上午10时30分许,经初步诊断,医生认为是意外怀孕,但不确定,让家属先预交2000元医药费。

普学武介绍说,经医生和妻子面对面沟通,初步诊断为妻子怀孕3个多月,要进行清宫手术。期间,他一直陪在妻子病床边,但从下午6时30分许到晚上11时许,一直找不到主治医生。问其他医护人员时,他们说主治医生去开会了。于是家属们商量着先去吃饭,只留下嫂子在病床前守护。

但接下来,普学武说自己很想不通,当他们吃饭回来时,手术已进行了20多分钟,可他还没有签字。实在没有办法,为了抢救妻子,他也只好签字让医生继续手术。没想到,到昨日凌晨2时许,妻子就出现了心跳停止的情况,到凌晨3时许,医生宣布妻子死亡。

事发后,他们多次找院方了解情况,询问死因,但医院总是避而不谈,并没有进行正面回答。

医院:签了两次字,主治医生在学习,不存在找不到

昨日中午,在医院三楼的人流室里,一妇女躺在手术台上,拿开盖在其脸上的衣服,其双目紧闭,面色土黄,身体已经冰凉。这就是死者陈永丽。她手臂还有输液时贴上的胶带,家属为其穿上了新的衣物。

在昆明市第三人民医院昨日写的一份“关于陈永丽纠纷一事的情况汇报”材料上,这样写道:“2011年8月8日16:00,患者陈永丽因‘停经3月余,阴道不规则流血两月余,流血增多1次’收住妇产科。入院诊断:1、阴道流血待查(葡萄胎?稽留流产?)2、轻度贫血。3、宫腔感染。入院后给予抗炎止血等治疗,于23:30行清宫手术,术中于23:45突然宫腔内涌入大量鲜血及血块,量约1500ml,患者出现失血性休克,立即给予输血、缩宫、扩容、升压等治疗,8月9日1:15阴道流血再次增加,流血不止,量约2000ml,拟急诊行子宫全切术,1:30患者意识丧失,血压进行性下降,1:50出现呼吸心跳骤停给予胸外心脏按压,气管插管,肾上腺素静推等抢救,患者仍无自主呼吸及心跳,2:30血压为0,持续抢救至3:00,血压仍为0,无自主呼吸,心电监护呈一条线,宣布抢救无效死亡。死亡诊断:G3P1孕3月+稽留流产,宫腔感染,胎盘粘连,胎盘植入可能,失血性休克,呼吸、循环衰竭。患者死亡后家属拒绝签署尸检同意书。经医院多次谈话,患者家属仍拒绝签字,拒绝拉走尸体。”

医院妇产科的负责人告诉,做清宫手术前,家属就签过一次字,在手术中由于大出血,要对子宫进行切除,所以进行过第二次签字。由于当天医院组织科室人员学习,主治医生在医院里面参加学习。不存在找不到主治医生,耽误了最佳的抢救时间的说法。

参与调解的派出所民警表示,建议家属先把死者的遗体冰冻起来,要了解真正的死因,需要做尸检。双方还可以协调,如果协调不了的,可以走司法途径。截止到昨晚,双方都未达成一致意见,死者遗体仍然摆放在手术台上。

清宫手术

即刮子宫,就是传统的人工流产。它不同于人流术,而是用于清除人流术后流产不全停留于宫腔内的组织,帮助子宫的修复,减少出血或感染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