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工程建筑

我们什么时候能结婚同性办理结婚登记遭拒起

来源: 时间:2018-08-23 17:41:13

我们什么时候能结婚?——同性办理结婚登记遭拒起诉至法院

分桃之爱、断袖之癖、龙阳之好,都是我国流传已久的同性故事。往事越千年,但是我国历史上从没有一次,法律上明文承认同性婚姻。有人默认,有人反抗。孙文麟(化名)和其男友被拒绝办理结婚登记,就向法院提起诉讼,状告民政局行政不作为。

不同于很多同性恋的闭口不言,今年26岁的孙文麟早在14岁时就宣布出柜。当天正是奶奶70岁生日寿宴,父亲的朋友开孙文麟玩笑,“小孙,找女朋友了没有?”“叔叔,我喜欢男生。”孙文麟一字一句地回答。父亲把他踹翻在地,俩人打了起来。冲突之后,在长达10年时间内,家人从不接受到逐渐接受。参加同性恋讲座,母亲带头鼓掌,“我觉得儿子很孤单,他需要战友。”今年6月23日,孙文麟和男友胡明亮到湖南长沙芙蓉区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这是他们相恋两周年的纪念日。工作人员拒绝为他们办理手续,理由是“法律没有规定同性可以结婚。”像14岁时一样,孙文麟选择了反抗。12月16日,他和代理律师向芙蓉区人民法院提交起诉材料,认为民政局行政不作为,请求判令民政局为其办理婚姻登记。

我国人口基数大,同性恋者不在少数。对于同性恋婚姻,支持者有之,反对者更甚。双方互相对立,不能相互说服。

支持者

人生而平等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结合,法律承认,社会祝福,但是同一个男人和另一个男人结合或者同一个女人和另一个女人的结合,法律不承认,社会不认可。人生而平等,这个观念大家都接受。但是一碰上同性婚姻,原本善良可爱的人在某些人眼里似乎成了堪比杀人犯的异类。一对同性恋者因为爱选择了“结婚”,却不能得到法律的认可,不能享有合法婚姻下的诸多权利,这是不平等的。

自由之举,不威胁他人

一个自由的人,可以自我支配,凭借自由意志而行动,并为自身的行为负责。法国大革命纲领性文件《人权宣言》中曾说,自由即有权做一切无害于他人的任何事情。自人类诞生以来,我们奋斗,我们挣扎,我们反对暴政,我们追求民主,无一不是为了“自由”二字。性取向是天生的,基因带的,只要不妨碍别人,同性婚姻有权得到法律的认可。

为了社会更加和谐

我国明确了同性恋不是医学疾病,但在特殊婚姻方面的立法空白,已造成了一定的社会问题,且因为对艾滋病等有误解,更加深了对同性恋的歧视。但堵不如疏,一旦同性婚姻合法化,淡化同性恋者私生活不检点的标签等问题,可以更好地防治很多疾病的传播。

反对者

违背人性违背伦常

从野蛮到文明,婚姻是人类性与繁衍的文明形态。目前还没有在人类中大面积出现什么新的形态。同性的性关系性活动,既没有生物学基础,更没有人类通过繁衍而演化的需要,违背人类的天性,违背数千年的道德伦常。如果同性恋婚姻合法,就会模糊婚姻的界限,进而引发一系列的问题:近亲能不能结婚?能不能和物品结婚?能不能和动物结婚?等等。

违反婚姻制度的本质

婚姻的本质涉及人和大多数生物的进化,是通过两性结合,交换遗传物质,从而让种群持续、稳定和择优进化。繁衍是通过男性与女性之间的性行为发生。婚姻是一种社会安排的解决问题的方式,解决了让人们愿意发生性行为,愿意有孩子,但是不愿意呆在一起照顾孩子的问题。但是,同性婚姻并不能孕育孩子。同性恋者结婚固然可以养育孩子,但只能通过领养或人工妊娠来抚养孩子,而且必须获得他人捐赠的生殖细胞,所以这有违人类繁衍的自然属性。我们承认同性恋的存在,但是无法冠之以婚姻之名,因为它的出现是对婚姻制度的颠覆。

默认就行,不能上升至法

同性恋问题,是你个人的问题,我们承认。你可以选择做个异性恋,也可以选择做个同性恋,这是你的自由。但是你不能伸手向法律要求更多。因为一旦涉及到法律认可的婚姻,就不再是你个人的自由问题了,因为你必然会影响他人,会带来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观念先行法律后动

同性恋是一种性文化现象,它涉及观念、风俗、科学知识、法律等许多问题。从历史上看,人们对同性恋的态度大致经历了四步:正常→罪恶→病态→正常,如今,大众基本上是从第三个阶段向第四个阶段的转变,这个过程中,很多人持有的态度是歧视,而歧视来源于误解。

纵观美国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之路,也是非常不易,其中,纵有多种原因导致,但是最核心也是最基本的就是民众的认同度。2008年时,民调显示,美国反对同性婚姻的比支持同性婚姻的多个百分点,而到了2012年,支持同性婚姻的上升了几个百分点,已经占了多数。到了2015年,调查显示,支持同性婚姻的开始占到58%左右。今年6月,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与之相比我国的情况,2014年的民调显示,中国普通民众支持同性婚姻的只占21%。而支持同性婚姻的来源则是对同性婚姻的了解,思想的转变来源于沟通。在我国,大部分的同性恋还在黑暗里苦苦挣扎,父母出柜的不足2%,只有21%的人受访时说,他们认识的朋友和亲人中有同性恋者,而在美国,87%的人说他们认识的朋友和亲人中有同性恋者。你的亲人和朋友都对你不了解,你能指望陌生人来了解?你的亲人和朋友都对你不支持,你能指望陌生人来支持?同性恋群体隐而不谈,公众无从了解,进而导致民意支持率不高,同性恋群体更加隐蔽,最终陷入鸡生蛋蛋生鸡的死循环。所以,出不出柜又是摆在同性恋群体的一大难题。

法律从来都是滞后于观念的,不可能说某一种观念产生或者某一种社会现象产生,人大就立刻制定法律来规制或者承认。这是一个长期的,有赖于全社会努力的过程。因为同性恋婚姻一旦合法化,将导致法律上道德上的“多米诺骨牌效应”,牵一发而动全身。权利维护没有轻重缓急,但是维护的过程有利益权衡。一方说服另一方需要时间,一方接纳另一方需要更多的时间。我们应该去积极地了解同性恋群体,接纳不同,宽容不同,再作出判断。同性恋群体也应该开放胸怀,努力让社会接纳。(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