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经典案例

爱心托起失重家庭

来源: 时间:2018-09-09 17:21:58

爱心托起“失重”家庭

这是一起借贷纠纷案,65岁的残疾老汉碍于一时面子,为远房亲戚作担保贷款3000元。熟料,贷款还没还完,亲戚便意外触电不幸身亡。一时间,3000元的贷款落在了残疾老汉张某的身上,张某以被告的身份被信用社推上法庭。 然而,故事的发展却最终因山东省商河县人民法院一位热心肠的法官发生了戏剧性变化,残疾老汉不仅在法官的帮助下减免了贷款利息,其亲戚生前被转借的贷款也顺利追了回来…… 担保贷款:残疾老人“替人背债” 2001年3月19日,毛某通过熟人关系去信用社贷款,被告知必须要担保人或者担保物。于是,他求助于有远亲关系的跛脚张老汉。张老汉认为只要给信用社签个名就行,不需要承担什么,也不了解签了名就有附带还款义务,顾及亲戚面子,就做了毛某贷款3000元的连带保证人。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毛某在信用社贷款还没来得及偿还的情况下,就因触电意外身亡了。不久,信用社不得已以张老汉作为担保人起诉到法院要求其代偿还款义务。曹法官接到案件后,前往张老汉家送达传票等文件时,看到的是张老汉破败的院落,和一个残疾儿子。张老汉一听说让他还钱,顿时慌了神,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面对这样一个残缺不全的家庭,曹法官的眉头紧皱了起来…… 细心调解:张老汉失望之余顿生一线希望 开庭之前,曹法官仔细了解了毛某的家庭关系、遗产继承情况、贷款使用情况等。其实,毛某把所贷的三千元钱借给了邻村的李某,李某是实际用款人。了解这些情况后,曹法官联系了信用社的相关领导,希望信用社能给予张老汉以同情。开庭当天,曹法官给张老汉讲明了此案的法律规定,说明你在保证人处签了名,即使你不懂,但一样产生法律效力。既然毛某已经去世,你作为担保人就应该替毛某偿还这笔款。张老汉虽然家境贫寒,但经曹法官这样一说,很明白事理,就说:“别人贷的款我没用,却要我来还款,从情理上讲,我觉得很冤枉;但我坐在这里,你能和我谈这么多,就是考虑到我的实际情况,我也很感激。虽然我家里是很穷,法律规定该我还,我就想办法还!”曹法官又说:“老哥,你也别太难过,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和难处。你还完款后,可以起诉贷款使用人李某,我看你也没钱找律师去调查,我就顺便帮你查一下,这个案子一结束,你就根据此案的调解书去找贷款的使用人去追要,如果他们不还钱你再起诉就可以。所以,你不用太过伤心和失望,只是暂时垫一垫。”此时,张老汉失望的眼睛里顿时有了一线希望的光芒。 曹法官再次打给信用社,信用社对这一特殊情况开会集体讨论,因张老汉家的特殊情况,同意免除其部分贷款利息。开庭当天,张老汉就和信用社达成还款协议。 再次起诉:死无对证案件再与波折 张老汉拿到案件调解书后直接去找使用贷款的李某,李某说:“我不认识你是谁,你凭啥和我要钱?调解书上是你同意还钱,没有我的名字,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毛某死了,死无对证,他什么时候借给我钱了,是谁告诉你我用了毛某的贷款?我不承认!”张老汉又找到遗产继承人毛某之父,毛某之父说:“我没继承遗产,儿媳带着遗产改嫁了,我是从儿媳那里花二千元买来的这几间房子。如果要遗产的话,你还要打听打听她改嫁到哪里去了。还有,李某借走了贷款,我也不清楚其中的事情,你再去找找李某吧,我也没办法。” 无奈,张老汉又找到曹法官。曹法官帮着张老汉到立案庭立案。之后,曹法官分别去找使用贷款的李某和遗产继承人毛某的父亲。李某逃避与法官见面,不接受开庭传票。毛某的父亲也因不明情况为由拒不合作。无论曹法官怎么做工作,李某坚持没有使用过贷款,毛某之父坚持没继承遗产,遗产都被改嫁的儿媳带走了。到了开庭日期,按照正常审案程序,庭前无法调解,就要及时开庭审理判决。庭审中,李某和继承人毛某依然坚持最初的观点,相持不下,坚决不同意法庭调解。休庭后,曹法官希望再进一步做工作,但李某并不配合法官的调解,曹法官也犯了难。 亲情感化:独辟蹊径案件终得圆满 为了让事情有一个圆满的解决,曹法官又找到李某的村委会,打听与李某关系不错的朋友、邻居,了解李某的一些情况,明白了李某并不是一个一味不讲道理的人,只因儿子刚考上大学,为缴纳高额学费欠下不少债务,才一时糊涂、拒不承认借钱的事实。一旦不承认,也不好再回头了。 为此,曹法官又通过村委会找到李某在济南上大学的儿子,和他讲明案件情况与本案的法律规定,希望他能劝劝父亲:“人人心中都有一杆秤,借了钱因为死无对证就拒不承认,这样良心会被谴责一辈子,人家张老汉是个残疾人,一位老人再抚养一位残疾儿子已经非常不容易了,还要背负你父亲的债务,你们一家于心何忍?”经过劝导,李某的儿子答应回家做一做他父亲的工作。第二天,李某给法院打,恳请曹法官能把当事人都叫到一起,讨论一下该怎么还款。曹法官立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张老汉,张老汉在那头激动得说不出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