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婚姻家庭

北京产生醉驾最轻量刑尚无情节轻微不入刑

来源: 时间:2018-08-29 16:03:24

北京产生醉驾最轻量刑 尚无“情节轻微不入刑”

北京部分醉驾案件。点击图片可查看大图

部分职业受醉驾影响表。点击图片可查看大图

5月5日晚,交警正为一名司机做酒精检测。 本报资料图片 本报 孙纯霞 摄

北京醉驾最轻判决:拘役1个月

经检测司机血液酒精含量为95.7mg/100ml,律师称其因妻子生病犯愁

本报讯 (陈博)29岁的“下海”医生刘某酒后驾车回家,在南四环马家楼桥被交警拦查,经检测血液中酒精含量95.7mg/100ml。5月31日,他因危险驾驶罪被丰台法院判处拘役1个月,罚金1000元。昨日,他的代理律师到法院领取了判决书。

据悉,自5月1日“醉驾入刑”新规实施后,这是北京判罚最轻的判例。目前全国范围也只有几名醉驾司机获此轻判。刘某服判不上诉,如判决生效,本月13日他将刑满释放,成为北京醉驾入刑第一个获释的人。

因妻子生病犯愁

据介绍,刘某今年29岁,曾在北京一家医院当医生,后来在一家医疗器材公司工作。据检方指控,今年5月14日0时许,刘某驾驶自家的比亚迪小轿车由东向南行驶到南四环马家楼桥上时,被交警拦查。经检测,刘某血液中酒精含量为95.7mg/100ml,检方指控他犯有危险驾驶罪。

5月31日,刘某在丰台法院受审并认罪。据他供述,他平时从不酒后开车,近期妻子患病,加上家里有些琐事比较心烦。5月13日晚上,他和几个朋友一起吃饭,从晚上7时喝到晚上11时许,几人就喝了3瓶啤酒。他觉得还算清醒,就开车回家。

获刑后表示永不酒驾

刘某的辩护律师提出,刘某没发生交通事故也没造成实际损害;他一直从事医疗行业工作,犯罪的主观恶性较小,“事发前3个月,他一直到处奔波给妻子看病,女儿也才1岁8个月,希望法院考虑他的实际情况从轻判罚。”

法院审理认为,刘某的行为已构成危险驾驶罪,酌情采纳辩护人的部分辩护意见,对刘某酌情从轻处罚,判处刘某拘役1个月,罚金1000元。

“今后我再也不酒驾了,感谢法院轻判!”刘某当庭表示服判。

刘某的律师李亮说,刘某于5月14日被刑拘,如判决生效,本月13日他将刑满释放,成为北京醉驾入刑第一个获释的人。

■ 法官说法

北京尚无“情节轻微不入刑”

四川、江苏等几个省市也出现拘役1个月的醉驾案量刑。

《刑法》规定,拘役的期限为1个月以上6个月以下。刘某能获得最轻判罚,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亮认为有几个因素:血液中酒精含量较低,没发生交通事故或实际损害,认罪态度很好。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军此前提出“醉驾危害社会行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李亮分析,实践中还有可能出现比刘某更轻的3种判罚:免于刑事处罚、判处缓刑或罚金低于1000元。

北京多个基层法院法官表示,如何界定危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目前并无具体标准,主要取决于法官的自由裁量权。目前北京法院受理的醉驾案件中,尚没有“情节轻微不入刑”的情形。

律师自拟代驾规则

称让代驾行业有自己的规则,约束双方的权利与义务

本报讯 (易方兴)近日,北京浩伟律师事务所律师赵正彬,起草了一份《酒后代驾服务规则》,发表在络上希望规范代驾行业。

赵正彬说,曾有“黑代驾”在拐弯时撞掉了车的后视镜,“黑代驾”溜之大吉,损失只能由车主承担。还有代驾人员将客户送到目的地后,客户拒绝付款,因无合同,代驾费很难讨要。

“如果这个行业有专业的《酒后代驾服务规则》,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赵正彬说,为了让代驾行业有自己的规则,自己用一夜时间起草了这个方案,规定了代驾双方的权利与义务、合同的签订、争议的解决等几个方面,共分为七章22条。

据了解,部分代驾公司也制定了内部的“公司准则”或是“代驾协议”,这些准则收费标准不一,对代驾员的要求也各有不同,有的公司没有明确写明出现事故的解决办法。

“起码要做到代驾双方权利义务平衡,不能光对客户提要求。”赵正彬说。

■ 声音

代驾公司

部分条款很难实现

北京畅饮无忧汽车技术服务公司总经理柳静说,赵正彬起草的这份规则仍不完善。

比如要求代驾公司对代驾员有无犯罪前科给予审查,“我们之前也为此联系过公安部门,公安部门并不配合。”

客户

客户隐私需要保护

刘先生觉得,代驾行业有一份统一的规则是必要的,但该规则忽视了一个比较关键的问题,“代驾员对我们的地址、姓名、都非常熟悉,我们的个人隐私如何得到保护也应该有具体规定。”

同时,不少代驾公司虽然公布了具体收费标准,但往往又以各种借口多收费,这种情况在规则里也未得到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