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移民留学

广东贩毒团伙公司化运营发展在校学生

来源: 时间:2019-01-24 18:25:41

广东贩毒团伙“公司化”运营 发展在校学生

接受审判

贩毒团伙“公司化” 盯上学生 校园发展“客户”90后跑腿贩毒卖包K粉赏吸一口

情况显示:顺德夜场中嗑药族大多数是“90后”

他们仅把毒品看成 “助兴品”

文、图/陈丽莉 通讯员杨虹、曹雨轩

“我想要点‘猪肉’(K粉),你有没有。”

“要多少个(克)?”

“1个。”

“地点?”

……

这是在毒品交易时惯用的行话,在嗑药族的口中,这样的暗语已让他们习以为常,因为他们眼中只有猪肉(俗称K粉)、Five仔(俗称摇头丸)、“咖啡”(多种毒品混合)、开心水(软性毒品勾兑咳嗽水等)等等。

根据顺德公检法系统在各大夜场中搜索到的最新情况,夜场中嗑药族绝大多数竟然是“90后”,他们把这些东西仅仅看成 “助兴品”,而非毒品。而进行调查采访了解到,渐渐“公司化”的贩毒团伙已开始盯上一些在校学生,并在学校发展学生“客户”。

与前两年不同的是,未成年人参与贩毒的案件在逐步增加。昨日下午三时许,顺德区人民法院对近期审结的8宗涉毒案进行了集中宣判。同时,还从少年审判庭了解到,从去年5月至今年5月,少审庭审理了7件未成年涉毒案,其中就有6名未成年人参与贩毒。

案例:

在校生上卖K粉

小梁是陈村镇某职业技术学校学生,有一次他在上聊天,一个姓叶的人问他能不能弄到“猪肉”,他将消息告诉社会青年何某,并答应给购买毒品的叶某提供“货”。然后他们通过联络,相约在陈村镇某中学斜对面的洗车档交易。那天,他将一包重约2克的K粉以150元的价格卖给了叶某。恰好那天警方通过线索,抓到了叶某。警方顺藤摸瓜也将小梁抓获。

在班里学习优秀的学生哥为何会去卖K粉呢?原来,小梁的爸爸妈妈离婚的事一直让小梁很伤心,失落的他开始与一些社会青年混在一起,小梁为博得父母关注,选择了铤而走险。

无独有偶,小云也是陈村某职业中学的学生,因为在一些夜场玩耍,而认识了一些社会青年,最后还陷入贩卖K粉的泥坑而锒铛入狱。从顺德区法院少年审判庭了解到,去年5月至今年5月该庭共审理的7件未成年涉毒案,涉案人数11人,其中就有6名未成年人参与贩毒。

趋势:

贩毒团伙盯上学生

少审庭的人员介绍说,现在的毒贩为了降低自身被当场抓获的危险,开始打起妇女和未成年人的主意,利用给嗑药的人提供毒品或其他手段,雇佣、指使或利用他们携带毒品与购买毒品的人交易,更多的是以每卖出一小包K粉就能获赏一口这种方式,来利用未成年人为他们跑腿,这两年来这种现象明显增多。统计到的这7件案件均为共同犯罪案件,在这些案件中,未成年人多数是在同案人的安排下,负责与购买毒品人员联系,承担运输、直接贩卖毒品的任务。

该庭还透露,他们背后的指使人以“公司化”贩毒的趋势越来越明显,指使人就像老板一样,给雇来的未成年人或者女性指派任务,而他们却远远地隐藏在背后。

据相关人士透露,未成年在校学生参与贩毒,多充当雇员身份,往往先在自己身边的同学寻找新“客户”,这使得一些在校学生更方便的接触到毒品。

从去年3月开始,小云与他的同学叶某(15岁)、黄某(16岁)、何某(17岁)打得火热,因为他多次向他们提供分量不等的K粉,每包K粉大概1克,大概向他们收取100元,有时候少的话就卖0.5克,收50元,多的时候就带两包收200元。

误区

将毒品当作助兴品 以为不会上瘾

与以前相比,散播在夜场的海洛因、冰毒越来越少,而猪肉(俗称K粉)、Five仔(俗称摇头丸)、“咖啡”(多种毒品混合)、开心水(软性毒品勾兑咳嗽水等)等则经常出现。让警方惊讶的是,很多嗑药族认为他们吃的不是毒品,而是助兴品。一位缉毒民警告诉,很多带回来调查的孩子认为那些不是毒品,只是拿来助兴而已。据介绍,一些“90后”喜欢结伴到夜场去玩,有时候粉友生日,就会发“猪肉”一起吃。

缉毒民警告诉,那些嗑药人的说法完全是混淆视听,虽然那些软性毒品不会像冰毒、海洛因那样毒性很明显,一吸就上瘾,但是却把人的思想拉入“深渊”,慢慢成瘾后,身体肌肉组织等受到破坏的程度一点都不亚于海洛因。

拯救

法院和教育部门将展开“拯救”行动

“单单一种类型的犯罪,1月~6月20日统计的涉案人数就有96人。”昨日在集中宣判的现场,顺德法院刑庭庭长李冰告诉,今年至现在涉毒案件中,被判处三年以下刑罚就有55件案子共61人,而最高还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

其中,对于未成年人涉嫌贩毒,顺德法院和教育部门还将展开一场“拯救”行动,避免更多学生掉入“深渊”。顺德法院少审庭庭长陈晓红告诉,法院将与一些学校联合起来,让法官亲口给学生讲述发生在身边的案例,给家长和学生带来警醒作用。

另外,顺德区政府还推行戒毒帮教方法,戒毒(康复)人员原则上可在户籍所在地接受治疗,而在户籍所在地以外有固定住所且连续居住6个月以上的戒毒人员则可以在现居住地接受社区戒毒(康复)。不过,了解到,真正走入社区戒毒的人员却少之又少。